忘掉没私心去披星再载月积雪为谁扫

请在滴一声后留言

© 请在滴一声后留言 | Powered by LOFTER

好快乐,每看一眼都更暖和💕💕新一年也希望能一起玩!XDD

秃奔菌太郎:

雷狮你到底冷不冷

@请在滴一声后留言 
昨天才看到别人画的贺图
晚了但还是祝您生日快乐
今年也一起喜欢雷安酱吧

是以前在您评论区聊过的穿衣服厚度差很大的冬日男友❤

希望以后还有机会聊天

矫枉过正

新年好~

是送给念念 @余念 的一家不容二猫(?)多的感谢去年已经说够多啦,就祝你新的一年越来越欧吧!(也祝我不再手癌?wwww


矫枉过正




雷狮自个儿琢磨了小俩月,终于一拍大腿得出结论,合理推断安迷修和他在一起恐怕既不图他的钱,也不贪他的房,甚至可能根本都不太图他的人。

他就是看上了他家的猫。


和安迷修在一起前,他对那些把猫猫狗狗真当儿子来养的虽说不太理解,倒也没那么反感。宠物对他来说无非就是个调剂,偶尔看看娱乐身心无可厚非,出食出力换取丰富生活,可以说是两厢情愿。

直到他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在男朋友心目中的地位好像远远比不上...

海盐与鼠尾草

上一棒老师 @日暮日暮里 

下一棒老师 @Rhryoke 

都侩爱情,凡人戏码

圣诞快乐🎄


“请用心听,不要说话。”


海盐与鼠尾草



这是他们一起度过的第二个冬天。

安迷修怕冷,南方十一月的天他就已经穿得毛绒绒的,裹起大围巾。雷狮在街角顺利接到他时还有些吃惊,开着车也没忍住多看几眼。他自己还穿着春秋季的薄卫衣,安迷修大概被他看得也有点窘,坐在副驾驶拉着毛毛领似乎要把自己整张脸包进去,声音闷闷的:“看什么?”

“没事。”雷狮收回视线看路况,终于等到一个红灯,腾出手去摸了一把看上去很软和的外套,没等安迷修回神反...

冻鸳鸯走冰

是我滴大宝贝儿 @十墟烬十 的二十一世纪吸血鬼x狼人~用实力证明并不是叫滴滴就会开车(

居然真的从万圣拖到圣诞wwww我负心请罪了!💋💋💋💋(土味+10000

请注意看清预警哦


鸳鸯走冰


尖利的齿列掩映猩红的舌尖,脸色苍白的男人向猎物步步逼近,优雅的鞋跟在青砖地面磕出不疾不徐的回响。

被这强大压迫锁定的身体伏低,瑟瑟发抖,竭力作出臣服姿态以求得宽恕与幸免——

“没意思。”


全屏应声退出,突发奇想亲身感受人类想象力的雷狮没能看到两分钟便伸手敲停视频。他窝在沙发里伸了个懒腰,带着点嫌恶瞥了一眼放在边上的可乐。厨房里传来叮叮...

偏偏喜欢你

很不专业的双电竞职业选手。请鸦鸦吃鱼鱼xp


偏偏喜欢你


PT队长Ray率先抵达赛点城市时是单枪匹马,孤军直入宿敌战队腹地。为表友谊第一,主场战队KN特别派出了队长亲自接机,可以说排场很大。


被外派接人的安迷修在路上堵了一刻钟,到地方的时候距离对方发来的降落时间已经过去十几分钟。将将入冬的时节,这半南不北的地理位置不像北方直来直去的冻人,而是绵绵悱恻的阴寒。有人最怕这样的磨。安迷修是到了半途才想起来忘了多带一件御寒外套,再加迟到一重罪,不由得直拍脑门。

年底将近的机场,原以为会很难找到人,谁知才冲进大厅就远远望见那个里三层外三层裹得相当严实的背影。安迷修几步上

城市不设防

🙏💕


城市不设防


x年x月x日 阴

今天天气不错,暂定落脚的这个城市节奏慢而温和。幸运的是很快找到了一份工作,依旧是给孩子上课,画室规模不大,多是附近有课余爱好的学生,相处都很和谐。老板意外的是一位年轻人,也是近期主要的共事对象。虽然不应该过多的好奇探寻他人的私事,但他看上去其实并不像会从事这样……低调安稳工作的人。

新生活顺利。


安迷修放下笔,粗略地扫视过这些记录,揉着脸合上笔记本。窗外灰黑的天被这一小间出租房的光线映亮,隐约能听见楼上楼下电视节目的声音和交谈、走动的动静。安迷修简单收拾过后,在床沿坐下,打开手机电台。人类的悲喜难以共通,他却享受这...

诸位,我知道这样不对但是……

惊觉在雷安竟然还没写过论坛体,爽一点

bug、一堆老梗、骂街出没()大嘎看个乐呵XD


诸位,我知道这样不对但是……


#

八好意思但是在这个形势紧急喊打喊杀的时候为什么我这么想笑


#

终于有壮士说出来了,我真的快笑疯辽,笑得我酸辣粉倒在我爸头上

#

这时候吃这样的重口夜宵是不是不太好呀小姐姐,注意健康小心发胖哦

#

楼上安粉吧,统一回复,不会撩不要撩

#

太残忍了吧为什么针对安粉哈哈哈哈哈哈

#

倒也不是针对,就是雷粉打不过,over

有没有雷粉girl给走一个啊

#

来了啊,坐齐活了都让让我先骂!现在娱记怎么开局一张嘴报导全靠编,也...

最大公約數

摸一点减压,年上年操幼驯染~恶趣味警告🚫

大公約數


“对,在我这。”

“一会我给他请假,带他放松一下。”

“行。”

雷狮挂了电话,低头给通讯录备注安迷修班主任的号码编辑了一条信息。安迷修局促地坐在对面他的座位上,手里捧着他刚从箱底临时翻出来的牛奶,盯着地板不敢看他。这家伙小时候有点营养不良,发育得晚,已经过了十八岁的年纪看着还是少年身量,缩着腿坐在那里小小的一只,显得怂唧唧的。

雷狮本来也只是因为他一声不吭突然找过来感到意外,看他这副样子更是只觉得好笑,心说这会儿倒是蔫了,十来分钟前大摇大摆一个电话把他叫回宿舍那股气势不知上哪去了。他转手又给室友发信息问来几个对...

转错号了(……)我宣布以后今天就是我的生日了!🙏

夜泽安砾:

是给 @请在滴一声后留言 滴滴老师的生贺图!不知道能不能看到QuQ!

画的是老师戒断型缄默症 里的一个小片段,呜呜呜呜滴滴老师的文都太太太太太好看了!!!!!吹爆您!!看文的时候这一段好喜欢啊温柔的狮狮wuwuwu【第一次发链接...还不知道对不对【ni

不太会说话【捂脸】也不知道有没有赶上生日,总之祝滴滴生日快乐!!!超级喜欢您!【遁地


戒断性缄默症

快生日啦,大纲流摸个想看的XD

是“不表白就没有办法开口说话”的设定


戒断性缄默症


如何形容我词不达意


---

远远看见那个身影,雷狮把手里的活计一放,没来得及打个招呼,起身便向那边走。毫无防备被拍肩的人吓了一跳,小半个月不见的安迷修正拎着个小塑料袋在付账,回头见是他,面上划过点微妙的惊讶和尴尬,仿佛被抓/奸当场。

雷狮握着他肩膀的手下意识使了点力气,开门见山地问:“你去哪了?”

安迷修张了张嘴,雷狮不想给他搪塞过去的机会,复又问:“你们团队很早就回来了,你去哪了?”

“……”

安迷修侧开头去不看他,迟迟没说话,嘴唇不自然地抿起来...

1 2 3 4 5